我們來自五湖四海,不為別的,只因有共同的愛好,為中國互聯網發展出一分力!

用戶無權要求抹除網絡記憶

2014年05月16日06:20 閱讀: 1490 次

歐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或許想在展示糟糕的判斷力方面向美國最高法院(US Supreme Court)看齊。這大概能解釋,為何歐洲法院本周做出裁定,一項19年前誕生的指令意味著谷歌(Google)必須移除人們不愿看到的部分搜索結果。

除了政府計算機等個人數據的公布者與持有者,歐洲法律還把互聯網搜索引擎定義為“數據控制者”,這背后可能存在復雜難懂的邏輯。但這只能表明,歐盟(EU) 1995年的個人資料保護指令是個笑話。

很快就將出臺一項規定,要求刪除那些暴露個人身份的照片、零星的低俗言論、法律命令、作案前科以及任何人們認為會導致難堪的信息。不久之后,人們的搜索結果將開始像官方傳記,只記錄他們想讓別人知道的那些信息,不會涉及現實的剩余部分。

這只是搜索結果在歐洲的命運。美國和亞洲的搜索結果將不受影響,而是會像谷歌在香港那樣,呈現中國政府拒絕在內地放行的搜索結果。

如果搜索結果出現某人站在天安門廣場附近一輛坦克旁拍的老照片,讓人們的思緒從今天回到過去,那會令黨的領導人感到尷尬。

這里有一個小小的例子,告訴我們未來將發生什么。我曾經想從一個房地產開發商那里買套房子。可我跟他接觸越多,就越感到可疑,于是我求助于谷歌。搜索結果的第二頁顯示,10年前他曾犯有欺詐罪,并被禁止做律師。

我要是那個開發商,今天就會寫信給谷歌,要求他們把這個搜索結果刪掉。他可能辯稱,他不是公眾人物,他的罪行只是年輕時犯下的錯誤。根據歐洲法院對歐洲法律的解釋,他有充分的理由要求以法國式“被遺忘權”保護自己。

這對他很有利,但對那些毫不知情而同他簽合同的人來說就不是了。谷歌可能會以此事涉及公共利益為由拒絕他的要求,但他可能隨后向英國信息專員投訴,谷歌就會被拖入一場法律糾紛。如果這樣的用戶要求增加上千個——很可能增加上萬個——那么谷歌就遇上麻煩了。

谷歌會依據歐洲的言論自由權利原則而采取相應立場嗎?或者,谷歌會妥協,逐步刪除鏈接并調整本地搜索算法,從而把爭議性結果排到后面,達到減少用戶反對意見的效果?漸漸地,皺紋就不見了,好似一名整形外科醫生向愛慕虛榮之人的臉上注入了肉毒毒素。

歐洲法院裁定的荒謬之處在于,搜索引擎將再也不能將結果鏈接至合法發布的報道與信息了。這不像美國的保護版權執法,音樂與電影公司可以要求谷歌刪除那些鏈接至非法盜版內容網站的搜索結果。

歐洲法院的裁決涉及到一名西班牙男子的案子,該男子用谷歌搜索得到的一個鏈接是1998年的一份房產拍賣報紙清單,清單中提到了該男子之前的社會保險債務。西班牙監管機構裁定,該報紙不需將原來的房產拍賣官方通知刪除,但谷歌必須停止提供此份清單的鏈接。裁決得到了歐洲最資深法官的同意。

因此,這個受了委屈的男子實際上并不是擁有自己過去的被遺忘權;他只是有讓自己的過去更難被發現的權利。如果將來他在歐洲的潛在業務伙伴或雇主想要考察他的誠信,他們就得拉網式一一翻閱當地新聞網站,或者通過虛擬專用網絡用谷歌的美國搜索引擎進行搜索,再或者是給一位外國朋友打電話。

分享到: 更多
藍客門戶
©2001-2019 中國藍客聯盟 版權所有.
關于藍客聯盟歷史宗旨章程技術服務聯系我們藍客社區

云南11选5遗漏